宴闲
※ 填词作品/截图作品存放处。
※ 剑三相关产物曾用ID陆青淮(坐标双梦,已改名)。
※ 个人填词/同人创作/截图等未经授权请勿转出Lofter。
※ 老年退休词作,不接新了么么哒。

常用ID:刹月凉 / 陆宴闲 / 陆青淮 / Cyuu / Nancy.C
微博:星游夜_
LOFTER:宴闲
5sing ID/百度音乐人:刹月凉
 

《【剑三|同人|双策】二三事·花未归。[1]》

※连载中未完结的同人在完结之后会稍作修改,整理之后全文重新发布。届时连载部分会转为私人文章。


剑三同人|二三事系列·轻悄篇·花未归

二三事·花未归

作者:刹月凉

生查子

金鞭美少年,去跃青骢马。牵系玉楼人,绣被春寒夜。

消息未归来,寒食梨花谢。无处说相思,背面秋千下。

——晏几道

[楔子] 

  唐天宝四年,洛阳。

  冲天的火光,弥漫的浓烟,原本相当气派的沈府在大火的摧残之下,已经失去了原先的模样。火烧得太大,附近百姓救火的一桶桶水根本不起作用,只能看着沈府被火焰吞噬。

  “爹!娘!——”

  众人惊讶的回头看去,几个人正拉着一个小姑娘,不让她冲进被大火吞噬的沈府。

  小姑娘长得很漂亮,衣服的用料看上去也十分讲究,她红肿的双眼和嘶哑的喊声让众人恍悟过来:这个小姑娘,恐怕就是沈家老爷最疼爱的小女儿,沈家的千金,沈轻悄。

  几个妇人悄悄的红了眼眶,就连几个本来在救火的汉子也觉得心生怜惜。沈轻悄看上去恐怕也才十来岁,这沈府被大火烧成这样,恐怕里头的人没几个能活下来了。这个小姑娘着实太可怜了,才多大就遭遇这样的变故。

  这时,挂在沈府门外的写有“沈府”二字的牌匾哐当一声砸落在了地上。

  原本一边哭一边挣扎着要冲进去的沈轻悄一瞬间好像失去了全身的力量,瘫坐在地上。

  眼前仿佛燃烧至天边的血红,把她的心烧灼得疼得不得了。她的爹娘,她的哥哥姐姐,平日里和她一起玩闹的小丫鬟,厨房里做饭很好吃的张婶和徐大伯,她的奶娘李婶……全部都……

  她无声的流着泪,她原本平平静静的世界,被这场大火,烧得灰飞烟灭,什么都不剩下了。

  “爹……娘……”

  回应她低语的,只有眼泪滴落在手上的声音。

 

[1]

  “沈姑娘,天策府到了。”

  沈轻悄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拨开马车的帘子往外看去。

  落日的余晖斜斜的投在天策府的城墙上,城墙上竖着写有“策”字的军旗,护城河似乎快要被风吹得冻上了。

  沈轻悄被这寒风一吹,打了个激灵,瞬间就清醒了。她抓起包袱,然后跳下马车,从包袱里掏出了点碎银子塞给驾马车的小哥。这些碎银还是平时受过沈家帮助的百姓们知道她决定参军的时候给她凑的。

  驾马车的陈哥儿也是知道沈轻悄家里的变故的,他也曾经受过沈家的恩。要说这沈家,虽是经商的大户人家,可沈家老爷和沈夫人心肠非常好,经常帮助附近的百姓们,从来没有大户人家的架子,也因此附近的乡亲们非常敬重沈家的人。这不,听说沈轻悄想要去天策府从军,陈哥儿虽然很不理解她这样一个小姑娘为何做出这样的选择,但他还是一马当先的表示他愿意送沈轻悄一程,自然是不肯接受这碎银子,推脱着说让她在军营里照顾好自己,银子留着自己用就好,然后一挥马鞭,驾着马车就离开了。

  沈轻悄心头一热,把银子藏回了贴身的荷包里,转身向天策府的大门走去。

 

  沈轻悄很小的时候,她的哥哥沈轻熹就跟她说过他长大了一定要从军。家里经商,可身为长子的沈轻熹却对这些一点兴趣都没有,他渴望着保家卫国。于是最亲近自己大哥的小轻悄自然也是听说过这天策府的。如今虽然也算是太平盛世,可仍然有不少的藩镇割据引起的战乱,更不用说那些少数民族了。

  可惜的是,沈轻熹再也没有机会去他最想去的天策府从军了。

  半个月前的一场大火,把整个沈府烧得一干二净。沈家上下包括仆人和家眷在内五十多口人全部被烧死在火场内。而官府的人来查,却发现沈家这都是被人迷晕在了屋内,然后被人纵火烧死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沈家没有一个人逃出来的原因。而纵火的嫌犯,至今也仍未抓捕归案。

  至于沈轻悄,发生火灾的那一天,是上元节。而前一日沈轻悄刚因为没有好好念书被父亲罚了不能出府,可天性爱玩爱热闹的她哪里坐得住,便趁着府里的人都在忙着准备过节的时候偷偷溜出了府,到街上看花灯去了。可她溜出府之后,甚至还没能等到天黑,她便在路人的口中,听说自己家方向起了大火。她便急匆匆的跑了回去,结果看到的正是那场吞噬了沈家五十多口人的大火。

  沈轻悄是整个沈府唯一活下来的人,可她也不知道她能投奔谁。无奈之下,她竟然想到了天策府。她前些日子正好听说天策府也是招收女兵的,只是她不知道她这么小的人,能不能进得了军营。可眼下,她除了天策府,她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于是她跟收留她的婆婆说,她想要从军。收留她的王婆婆便帮她张罗了一些银子,都是乡里凑的,给她用作盘缠,附近有马车的陈哥儿也自告奋勇的说愿意送她去天策府。

  于是,沈轻悄就这么的来到了天策府。

 

  不出意外,天策府负责招新兵的老将军觉得沈轻悄年纪太小,正想把她撵回家,旁边跑来一个校尉,在他耳边耳语了两句。老将军眯起了眼睛,打量了一下沈轻悄。

  眼前的小姑娘,个子小小的,看上去不过十来岁的年纪,恐怕还是个未及笄的姑娘,可已经能看得出是个美人胚子了。她身上穿的是素净的衣裳,料子也是普通得很,可她举手投足都散发出娴静温雅的气质,看的出来是出身不一样的姑娘。这样的小姑娘,到了军营能吃得了苦吗?而刚才跑来跟他耳语的校尉,名字叫聂远,是沈轻悄的同乡。沈轻悄小的时候他还见过,那个时候他就很惊讶这个小姑娘实在是生得漂亮可爱。可没来得及多看几回他就参了军。而前些日子却又从同乡那里听说了沈家的变故,他不由得心生怜惜,没忍住便跑来跟老将军说了下沈轻悄遇到的事情。老将军听了也有点讶异,遇到这样变故的姑娘家,为何会想到来军营从军,而不是去找亲戚投奔呢?

  “军营不是玩闹的地方,小姑娘,你到了军营里吃得了苦吗?”老将军问出了他心里的疑问。

  沈轻悄抬起头看着面前的老将军,她的神色是不似她这个年龄的孩子该有的坚定:“将军,我既然决定了从军,不管我曾经出身如何,我都做好了要吃苦的准备。我哥哥以前曾经和我说过,他最想成为一名军人,他想保家卫国,可他现在没有机会实现这个愿望了。”沈轻悄停顿了一下,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压抑了自己差点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我虽然并不像我的哥哥那样有如此的志向,可我还是想要参军,我想要拥有自己的力量,我想要知道是谁害了我的家人,而且,”沈轻悄的目光之中又多了一份坚定:“我想要好好活下去,告诉我的家人,也让那些帮了我的乡亲们知道,我一个人也可以活的很好,让他们放心。”

  老将军和旁边负责招兵的几个将士愣了愣。他们实在没有想到这样的话是从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嘴里说出来的。

  那场火灾,烧尽的不只是沈府,更有的是沈轻悄在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的性子。

  亲眼看着这场大火燃烧烧尽了沈府,而她却无力回天,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火夺去了她的家人,她曾经拥有的一切。她那一瞬间才意识到,就算她是沈府的千金小姐,是爹娘的掌上明珠,她也依旧不能改变什么,她的力量太弱小了。

  等到眼泪流干了,她还是不得不选择站起来,好好的活下去。

  不光是为了她的家人,也要为了她自己。

  这就是她来到天策的理由。这就是她不愿意放弃的理由。

 

  “沈姑娘,将军交代了,你年纪还是太小,先跟着惜莲婶帮手吧,平时可能是在厨房里帮手,也可能是帮忙给将士们缝补下衣服。啊还有,将军也说了,你若是想学武,五更操练的时候你可以去旁边看看,等过些时日,将军会再帮你安排去的军营。“聂远接了老将军的命令,亲自带着沈轻悄去了天策府的后殿,那里是女眷休息的地方。

  “谢谢你,聂大哥!“沈轻悄笑着说道。她也知道,刚才肯定是聂远跟老将军说了什么,不然老将军的脸色怎么变得那么快呢。

  聂远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领着沈轻悄找到了惜莲大婶那里。

  远远的可以看见惜莲大婶站在楼外跟一个穿着银盔的长发女子谈话。那名女子背上背着长枪,牵着战马,看上去非常年轻,但看她的装扮,也应该是个女将军才对。

  沈轻悄觉得那个女将军看起来非常帅气,不自觉的又多看了几眼。

  像是注意到有人盯着自己看,女子侧首向沈轻悄看过来,微微一笑。

  “李将军!“聂远先认出了惜莲大婶身旁的李芜,赶忙上前行礼。

  “原来是聂校尉啊,你知道我不是拘礼的人,别多礼了。“李芜一抬手扶起了聂远,然后意味深长的目光又看向了沈轻悄:”聂校尉,这位姑娘是……“

  “她叫沈轻悄,是我的同乡,今儿来天策府投军的。“

  “投军?“李芜略带不解的目光看了看沈轻悄,然后走到了她的跟前,微微的俯下身子:”小沈姑娘,我能问问,你为什么想要投军吗?“

  沈轻悄也猜到了李芜肯定也会问她为什么,便开口答道:“为了活着。“

  李芜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沈轻悄,然后笑了。

  “你想学武吗?“

  “想。“

  “既然这样,明日五更天操练的时候,到校场东边的营帐来找我,说是找李芜李将军的,他们就知道了。“

  沈轻悄愣了愣,这位女将军什么意思?五更天的时候去找她做什么?

  “行了,时候不早了,你们是来找惜莲婶的吧?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家老李还在等我回去呢,我先走一步了。“李芜笑了笑,指了指身后的惜莲大婶,然后轻轻一跃,跨上了战马,扬长而去。

  聂远先反应过来,轻轻拍了拍沈轻悄的肩膀:“别怕,李将军是个好人,她既然找你去,那肯定是有事情让你做的。“

  沈轻悄有些不知所措,这时候惜莲大婶走上前来,她已然是已经知道了沈轻悄会来,慈爱的目光打量着沈轻悄,然后笑着说:“别怕,李芜那孩子是个好姑娘,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来,我带你去后殿休息。聂校尉啊,你也别整天忙里忙外的了,我记得你媳妇前些日子有了喜,你有时间要多回去陪陪她知道没有?“

  聂远忙点头回答是,然后又嘱咐了沈轻悄几句话,在惜莲大婶唠叨起他之前匆匆的跑开了。

 

  于是,沈轻悄就这么在天策府里安顿了下来。

  而此时的她,还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更不知道,未来的她,会比她的哥哥更爱这个国家,更爱天策府。甚至是为了守卫这片江山,献出自己的生命。

  直至万劫不复。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3)
© 宴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