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闲
※ 填词作品/截图作品存放处。
※ 剑三相关产物曾用ID陆青淮(坐标双梦,已改名)。
※ 个人填词/同人创作/截图等未经授权请勿转出Lofter。
※ 老年退休词作,不接新了么么哒。

常用ID:刹月凉 / 陆宴闲 / 陆青淮 / Cyuu / Nancy.C
微博:陆宴闲
LOFTER:宴闲
5sing ID/百度音乐人:刹月凉
 

《【剑三|双策|BG】二三事·铁骑碎桃花。》

剑三同人|二三事系列外传·李芜篇·铁骑碎桃花


※前言:12年写的一篇旧文了。在开新坑之前拿来稍微垫一垫预热一下啦……

剑三BG向同人短篇,天策门派内部消化。不喜勿入。

文笔非常渣,拍砖轻点啊谢谢>w<!


推荐BGM:《定军山夜雨》李瀚伦 http://yc.5sing.com/998456.html

OR 《血染长枪铸唐魂》蛙蛙  http://fc.5sing.com/6193574.html

OR 《战天策》硕官娘  http://fc.5sing.com/4594281.html


剑三同人|二三事系列外传·李芜篇·铁骑碎桃花


铁骑碎桃花

十里桃花,开得正是绚烂的时候。长发红衣银盔的女子抬手欲摘下令人流连的花色,无奈踮起脚尖也只差那一点高度。

微风轻拂,一只手掠过女子头顶,抬手摘下了一枝桃花。女子回首,一身银盔,英气风发,将军模样的男子看着她笑。用布条扎起尾端,系上结,递给女子。花影之间,有男子好看的笑容。

风过春寒,暮影成思。

——楔子

 

李燃第一次遇见李芜,是在饮马川下。

当时已经接近入冬,风儿一吹,穿得厚实还戴着盔甲的李燃也不由得打了一个颤。他亲自带着几个士兵沿着河道巡逻。没走多久,便发现远处河面上飘来了什么。

不远处的河面上,飘来一只木盆。盆里用布包裹着一个年幼的女婴。

李燃年纪轻轻便做了天杀营的将军,但怎么说也只是个刚过弱冠之年的人罢了。看到这女婴,他有些慌了,但又不能丢下这孩子不管,便下了马,靠近河岸边,小心的用长枪的尾端将不远处的木盆挑近。将木盆抱到岸上。

李燃抱起盆中的孩子,也不怕身上这盔甲恪疼了孩子。他就是下意识的怕孩子冷着了。这快要入冬的天气,饮马川都快要冻上了,也不知河里的水有没有渗进盆子里,打湿了孩子。

突然,原本熟睡的女婴,轻轻的动了一下。

孩子睁开眼睛,澄澈的眼眸默默的凝视着李燃。然后突然绽开了笑容,咿咿呀呀的往李燃怀里扑。

李燃从来没有带过孩子,看到孩子这样,他也笑了。

“将军,这孩子看起来很喜欢您啊。”边上有个小兵说道。

李燃愣了一下,看着怀中的孩子,不知为何,心里动了一个小小的念头。

他想留下这个孩子。

而这个孩子,就是后来只身一人,带领百人将士,杀破敌营,战退敌军,救回阵前将军李燃的天策女将,李芜。

 

就是这样,李燃和李芜相遇了。

此时的李燃,还未想到未来,也预想不到,这个孩子,对于他的未来,有多么重要。

 

 

李燃把这个女婴带回了军营。

但李燃并没有带过孩子,他也不知道怎么带孩子。无奈之下,他只好去找惜莲大姐。

对于李燃打算留下这个女婴的事儿,惜莲大姐甚是讶异。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甚至都还没有娶媳妇,就打算养孩子了,这样将来能有姑娘看上他吗?

算了,也罢。惜莲大姐心想,入了这天策府,有多少将士,一去不归,留下后方的妻儿终日盼归。若是不娶,那倒也是少了一桩牵挂。

惜莲大姐倒也是细心,替他张罗了一些淑仪穿过但还能穿的衣物,交代了他一些事儿,让他有事儿尽管来找她便是。李燃谢过惜莲大姐,便抱着女婴回了他的房。

李燃卸下身上的盔甲,穿着一袭红袍,坐在床边逗孩子。这个孩子倒也活泼的很,一点都不怕李燃。咿咿呀呀的笑着。

这个女婴,眉目清秀,长大了必然也会是个美人胚子,只可惜估计得在军营里长大了。李燃开始替她想名字:“翠儿?颦儿?还是……叫玉儿?”见小女婴眉头一皱,他猜必定是这几个名字不好。想想也是,没准这孩子将来还会长成个女将,这名字倒太娇气了些,不适合。

突然,他像是想到什么了似的,轻轻的说道:“不如……以后你就叫李芜吧?”

见小女婴没有再皱起眉头,李燃笑了,抱起女婴,欢喜的唤着她的名字:“芜儿,芜儿!”

李芜咿咿呀呀的笑着,双手触上李燃的脸颊。轻轻的拍着,好像在说她喜欢这个名字一般。

李燃笑了。

不知为何,他觉得李芜的笑容很可爱。这般的笑容,他有多少年没有见过了。

他幼年便因父母双亡而入了天策从军,最照顾他的,恐怕就是府里的几位将军们。他也算是不负重望,习得一身好武艺,年纪轻轻便立下显赫战功,被册封为天杀营大将军。可这么多年下来,他不曾见到过这般灿烂的笑容。他随战火所及之处,往往是战火之中流离失所之人彷徨至极的表情,即便在军营之中,他也鲜少有看人这般笑过,更不要说自己了。

想到这里,李燃不禁有些凄凉,便紧紧的将李芜搂在怀中。李芜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般,轻轻的拍着他的练,像是在跟他说,不要哭。

李燃将李芜抱紧。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孩子和自己有缘。这个孩子,会是他人生的一抹亮色。

窗外此时已经落下了残阳,寒风依旧吹得凛冽。但这个时候,李燃的心里,却不觉得冰凉。他觉得很温暖。这是一种,久违的,令人怀念的温暖啊。

 

深秋已过。寒冬将临。边关塞外,战火将至。

 

 

一转眼间便已过了几年时间。李芜慢慢的长大了。穿着营里女兵特地帮她改小的红衣银盔,跟着曹雪阳有模有样的学枪法,倒颇有女将的风范。

教着教着,曹雪阳抬头一看,城门口走进来一支部队,看模样便知是刚从战场上回来的将士,疲态尽露。她放下手中的长枪,走近一看,便知是天杀营的士兵。

曹雪阳转身把李芜抱了过来。李燃应该跟在军队后方。这是他的习惯。

“李燃!”突然怀中的李芜大喊了起来,让曹雪阳把她放了下来。小小的身影奔向军队后方那个一身红衣银盔的人。

李燃笑着抱起李芜。他带领将士奔赴前线,少说也有两三年时间没见过芜儿了,没想到芜儿还记得他。他高兴都来不及了。

李燃和曹雪阳打过招呼,带着芜儿回后殿去了。

 

天杀营作为天策府的前线阵营,说白了便是前锋部队。这些年边关战火频频,他也鲜少有时间能闲下来休息。这次回来,也只能小住几日,调养一下,便又得带着将士赶赴边关御敌。

怀中的小人儿似乎明白他在深思,安安静静的趴在他怀里不说话。

李燃并不是那么会说话的人,对他而言,不言不语之间,便能蕴含万般深意。从刚开始带李芜的时候开始,他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把李芜抱在怀里,看书,写字,批阅公文,又或者是抱着她去看营里将士操练。他不会讲故事,但看的人情世故多,闲下来他便跟芜儿说他这些年随军看过的风光,看过的人和事,哪里有最淳朴的民风,哪里的战火最频繁。

倒是李芜这样带着长大,却也出落得聪明伶俐。这也让李燃欣慰得很。

他不特地让李芜喊爹爹,他怕万一他真的活到李芜嫁人的时候,他会舍不得。久而久之,李芜直呼他的名字,他也就随她去了。

突然李燃吃痛,原来是李芜不小心撞到了他肩上的伤口。他倒吸一口冷气,本是红色的战袍又染上了更深的一片血迹,看上去伤口又裂了。

李芜吓了一跳,虽说她也见过李燃受伤的样子,但自己不小心又让他伤口裂了还是头一次。她手忙脚乱的跳下李燃的怀抱,跑到柜子前,从里面拿出止血的药和包扎的布带,要给李燃换药。

估计是偷偷跟府里的医官学的。李燃笑了下,卸下外衣,露出结实的肌肉。右肩上的伤口已经渗出了鲜血。李芜小心的卸下布带,清理伤口,上药。

“芜儿,你跟谁学的包扎啊?“李燃看李芜的动作很熟练,甚是讶异的问。

“嘿嘿,不告诉你。“李芜调皮一笑。笑容仍是一如往昔的灿烂。

见李芜不说,李燃便也懒得追问。等包扎好之后,便抱着李芜,去明月圃看桃花了。

 

李芜在明月圃里跑来跑去,很开心的模样。李燃站在小亭子里,望着天边的残阳,心底突然生出一股凄凉的感觉。他喊住李芜,坐在栏杆上,把李芜抱在腿上,说道:

“芜儿,等你长大了,你还是得嫁人的。我没办法照顾你一辈子,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身为军人,活一天便是少一天,我也不知道下一次回来会是什么时候……我不在的时候,要记得听将军们的话,你若是想成为曹姐姐那样的女将军,就跟着她好好学,若是不愿意,那就跟着惜莲婶婶学学女红也好,书无论如何也还是要念,不懂的多问问便是……“

李芜哪里能一下子明白李燃这么多话的含义,她只是问道:“你要去哪里?“

李燃笑了:“不去哪儿,我不就在这儿么?“

也罢,这么多话,她以后若是想起来,对她也好。他只是希望李芜好好的,那便比什么都好。

 

就那么几日休整的时间,李燃感觉时间过得太快。他总觉得还没有跟芜儿待够。但无可奈何,他必须回去驻守,这是军令。

李燃也是出征前才知道的。府里的军医要一块儿同行,遇到他就跟他提起了。李芜跑来找他学包扎,说李燃经常带着一身伤回来,自己却不知道怎么办。看李芜那么在乎李燃的样子,就教了她包扎。

李燃还是很高兴的。因为自己带大的孩子,是那么在乎自己,对他而言,似乎李芜已经不仅仅是家人那么简单了。更多的,一份感动,慢慢的随感情悄然成长了。

 

“天杀营众将士听令!随我再赴前线,击退敌军!护我大唐河山!不破敌营终不还!“

 

李芜及笄那年,李燃特地从边关回来过一趟。距离上次见到李芜,怕是有六七年了。

李燃常年在外,忙于战事。这趟回来,也是战事稍微平稳了,镇国公才敢召他回来议事。正好赶上李芜及笄,他心情有些复杂。他忙于战事,也鲜少有时间为芜儿考虑婚事。都到了及笄的年岁了,他有些忙乱,一转眼,李芜已经这么大了。

这几年时间,他倒是常常收到李芜寄来的信。但这送信的路估计也不太平,有时候送来的信都迟了好久。无非也是跟他说她最近学了什么什么枪法,什么什么骑术,跟着曹将军去了哪个军营视察,观看操练,跟着徐将军学习兵法,之类之类的。

去年,李燃收到曹雪阳寄来的一封信,信上说,军营里调来了个校尉,似乎很喜欢李芜的样子。本来女孩子家长的好看,也快要到了出嫁的年纪,有人表示喜欢那也是好事,可李芜倒是干脆得很,直接拒绝了人家。曹雪阳最后还话里有话的写:“芜儿拒绝的原因,她说她有喜欢的人。“

看到信的时候,不知为何,李燃内心有些失落感。

他回来的时候依旧是英气风发的将军模样,只不过已经三十而立,脸上也难免显露出常年随军征战疲惫的神色。

李燃快到洛阳的时候,被人拦在了城门之外。

李燃有些诧异,但也无奈,下了马,准备掏出令牌让人开门。

令牌还没掏出,只见城门开了。一位长发束在脑后、身着红衣银盔,英气风发的女将模样的人骑着高大的白马从城门里出来了。

李芜脸上的笑容,依旧如多年前一般灿烂若阳。只有这抹笑容,还是如李燃记忆里的模样,不曾变过。

风又吹起,吹动李芜的长发,风中夹带着几缕花的香气。

李燃愣了一下,笑了。他刚翻身上马,李芜驾着马转身飞奔离开了,李燃便也驾着马追了上去。

李燃的骑术算是天策府里数一数二的人,没用多久他便追上了李芜。李芜讶异之余,只想加快速度,却不想让马儿磕绊了路上的石头,马儿一惊便失控了。

李芜哪里见过马儿失控。她本是来接李燃回天策府,却不想出了这岔子。她心下一慌,便不知该如何牵控了。

李燃见状,只得冒险靠近失控的马,一把搂住李芜的腰,将她拉到自己的马上来。

李芜跌进李燃的怀里,被温暖的男子气息包围着。

“没事吧?”李燃停下马,皱起眉头问怀里的李芜。

“哎?……没事……”李芜抬头正对上李燃的双眼,脸悄悄的红了。

“没事就好,我们回家。”李燃右手抓住缰绳,“驾!”左手下意识将李芜搂紧,二人就这么驾马往北邙山的方向去了。

马蹄哒哒的踏碎了路边零碎的桃花,可是这零碎的步伐声,靠在那人怀中,听起来却格外的踏实。

 

“芜儿的婚事你可有考虑过?”李燃带着李芜回到天策,连盔甲都来不及卸下,便被叫去秦王殿议事。刚讨论完,镇国公就这么劈头盖脸的来了一句。

“呃……这个……老李你知道的,我整天待在关外,看的最多的都是士兵……“李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搪塞几句。

“你若是也没有考虑,不急着让她嫁也好。她现在去了无忌营,表现挺好的。跟着打过几次仗,军功还是不低的。你若是愿意,让她再等几年,她估计能做个像雪阳那样的女将军,那也挺好的。“李承恩端起桌上的茶,轻抿了一口。

李燃心情有些复杂,也不知为何,他不是很想让芜儿这么早嫁人。但他还是难下决定。他和李承恩说回去问问芜儿的意思,便拿起公文回后殿去了。

李芜入了无忌营,早已搬去了另外的营房住了。看着空空的后殿,李燃不免有些失落感。

他卸下盔甲,也没换下袍子,便躺在床上睡着了。

梦里他看见了好看的桃花,芜儿站在树下手捻花枝,边上还站了别的人,芜儿的笑容是给了那个人的。这让李燃心里抽痛了一下。

李燃从梦中醒来,额上布满了汗珠。他顿时感觉晕眩,浑身无力,刚想起身便又瘫软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看见的是李芜焦急担心的神色。

“染上风寒了怎么不说一声?喊军医过来也好啊!“见李燃醒来,李芜皱起的眉头才慢慢的舒展开来,”我若是没有过来看你,指不定要出什么事儿呢。“李芜起身倒桌边倒了一杯水,重新坐会床边,扶起李燃,小心翼翼的喂他喝水。

喂李燃喝完水,李芜扶李燃躺下。李燃迷糊中抓住了李芜的手,没有注意到李芜的诧异,就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这一次他没有再做什么梦,他就这么握着李芜的手,睡的很安稳,很踏实。

睡梦中,他感觉到人轻抚他的面颊,但手中紧握的手,却没有松开过。

 

第二日李燃醒来的时候,已经感觉好多了。他醒来的时候,手里还抓着李芜的手,李芜就这么趴在床边睡着了。

不知为何,李燃突然不想松开这手。一辈子。

 

 

李燃回天策府后突染风寒,便推迟了几日回驻地。期间,一直是李芜忙前忙后的照顾他。

李燃病好之后,便得启程回边关了。那天,他在屋里收拾细软,李芜站在房门口,看着他收拾,良久,突然说道:“其实我倒希望你多病几日,这样你就能再多留几天,我就能再多跟你待几天了。“

李燃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回头看着李芜。李芜只是笑笑,然后转身欲离开。

那笑容跟他以前所见过的不同,是很失落的笑容。

李燃丢下手上的东西,不知为何,他就剩下一股冲动。他突然拉住李芜的手,一把将她搂进怀里。

李芜吓了一跳,想要挣扎,可被李燃有力的胳膊搂着,她几乎没有动弹的力量,渐渐的就平静了下来,不再挣扎。

李燃紧紧的把李芜搂在怀里。他真的不是善于言辞的人,此时此刻,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是静静的,紧紧地,把李芜搂在怀里。良久,他轻轻的松开李芜,然后牵着她的手,带着她往明月圃的方向走去。

此时正是桃花开得正好的时节,明月圃的后面种下了一排的桃树,一眼望去,便是灿烂连绵的粉红。二人走到桃树底下,李芜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摘,无奈个子还是差一点。李燃笑了笑,修长的手臂轻轻的略过树梢,摘下了开得灿烂的一枝桃花,系上布条,递给李芜。

透过花枝,李芜看见李燃的笑容。

一直以来,李燃一直以为世上只有李芜才会有最灿烂的笑容,灿若桃花,殊不知,此时他的笑容对于李芜而言,也是那么好看、是令人心醉的笑容。李燃人到中年,但却依旧英气风发,身上有军人朴实而厚重的气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李芜喜欢的。

李芜接过桃花枝,不知哪来的勇气,她踮起脚尖,吻上了李燃的唇。

李燃虽是诧异,但他终究还是不愿抗拒自己心底的声音。他右手轻轻一搂,将李芜搂进了怀中。唇畔传来的温度,是那么的真实。

 

“芜儿,我喜欢你。”

“这次出征结束,若我还能够回来,就嫁给我吧。”

“……这可是你说的。不准耍赖。”

 

风吹三月桃花落,桃花之下,还有幸福的身影。

 

 

李燃这一去,又去了四年。这期间,李燃和李芜的通信一直没有断过。最近的一封信上,李燃才刚刚得知,李芜因为战功显赫,已经被册封为御威将军。他心中一阵欢喜。他的芜儿表现的这么好,他也得努力啊。

“报——!将军!不好了!前方部队中了敌军埋伏,已经快要失守了!”

李燃一惊,连忙将信塞进衣襟内。拿起长枪便冲出了营帐。他要带人防守。可他不知道,他这一去,差一点,就再也回不来了。

 

“报!边关敌军已被杀退!阵前将军李燃被俘!”

李承恩手中的公文差点掉了下来。李燃被俘了?

“其他的将士呢?”

“其他将士安然无恙,全军后撤至关前。”

“知道了,你下去吧。”李承恩把士兵打发下去,刚准备起身去找杨宁,就发现站在殿前一脸惊恐的李芜。

“李芜?!”李承恩刚叫李芜,李芜便转身跑开了。

估计是听闻李燃被俘的消息,太过震惊,难以相信吧。李承恩心想,并没有放在心上,转身出了秦王殿,去找杨宁商量怎么营救的事情了。

 

第二日,李承恩刚要送前去营救李燃的杨宁的军队出去,便看见一身戎装的李芜骑着战马,伫立在殿前。见到李承恩一行人出来,李芜下马,跪在二位将军面前。

“二位将军,请让我领兵前去救回阵前将军李燃。”

李承恩皱起了眉头,他不放心。虽说李芜武艺非常好,但她说到底也是个女将,他还是难以放心。

“老李,”一旁的杨宁笑了,“让她去吧。她比我们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担心李燃。”

李承恩叹了一口气,点点头。

“那就这样吧,御威将军李芜!听令!”

“末将在!”

“我命你带领五百精锐,杀进敌阵,营救阵前将军李燃!”

“末将遵令!”

 

李芜带领士兵,前往边关。到达敌阵前方时,他们停下来休整一夜。

夜里,李芜做了一个梦。梦见李燃被敌军施刑。她从梦中警醒,再也难以睡下。

而此时被俘的李燃,一点都不像一般被俘虏的将军会有的待遇,他被关在敌军的营帐里,被抽打了几夜。敌军似乎更多的,是想要泄愤。李燃的身上好几处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营救的前夜,显得格外的漫长。

 

次日清晨,李芜带人潜入树林之中,设下埋伏,抓了几个出来打水的敌兵。

李芜让人换上敌兵的衣服,悄悄的混入敌营之中,在营帐中悄悄的放火,以制造混乱。

等看到火光的信号之后,李芜翻身上马,带领精骑冲进了敌阵。

李芜四下寻找营帐,这时不远处有骑兵大喊:“找到将军了!“

李芜一拉缰绳,调转马头,冲到营帐前,下马冲了进去,看见了被捆在柱子上,昏迷的李燃。她顾不得那么多,一枪挑断绳索,和另外一个骑兵将李燃扶上马,然后自己也上马,让李燃靠在自己的身上。此时的李燃,似乎开始逐渐恢复了意识。

“芜……儿?“李燃无力的唤了一声。

“别说话,抱紧我,我带你杀出去。“李芜将李燃的双手引至腰间,示意他抱紧自己。

“你们以为这里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吗?!“正当李芜准备带李燃离开之时,去路被一干敌兵给拦住了。

李芜目光一冷,左手抓住缰绳,右手一提银枪,驾马一冲,一枪挑翻几人,带领精骑部队冲出了敌阵。一直杀回了关内才停住了脚步。

此次营救,无一人伤亡。

 

当夜晚降临的时候,李燃在营帐之中再度醒来,迷茫之间,看见坐在自己床边的李芜。她的脸上,依旧有自己最喜爱的笑容。

他紧紧的抓住李芜的手,他只想让这一刻就这么长久下去,哪怕是梦,也不要结束。

“明天我就带你回天策府,好好养伤。等你伤好了,我们还要一起去看桃花。“

李燃笑了。

“是不是还忘了什么?“

李芜脸一红,说道:“你说好的,如果你能够回来,你要娶我的。”

李燃唇边浮起笑意:“会的。”

李芜轻轻的俯下身子,吻住李燃的唇。所有的思念,所有的爱意,都随这一吻,悄悄的融化开。化至心间。

 

窗外,万里无云,星辰满天。

 

 

尾声

李燃和李芜成亲那天,天策府府内张灯结彩,红喜字贴满了窗。

“哎?新郎新娘呢?”刚刚拜完堂,众人想要去闹洞房的时候,却发现新房内并没有二人的身影。

而此时的二人,李燃抱着李芜,骑着燎原火,二人策马来到了明月圃。

依旧是桃花开得正好的时节,桃花花影之间,可以依稀的看见身着红衣的二人。

晴月当好,桃花正艳。

 

遇到你的那一天,我并不知道我们会相爱。但我知道,我此生离不开你。

 

铁骑踏过之处,是为我大唐河山。我生而为守这片河山,存而为守最爱之人的存在。

铁骑踏碎了桃花,踏不碎的,是你灿若桃花的笑容。


【全文终】


 
评论
热度(8)
© 宴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