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闲
※ 填词作品/截图作品存放处。
※ 剑三相关产物曾用ID陆青淮(坐标双梦,已改名)。
※ 个人填词/同人创作/截图等未经授权请勿转出Lofter。
※ 老年退休词作,不接新了么么哒。

常用ID:刹月凉 / 陆宴闲 / 陆青淮 / Cyuu / Nancy.C
微博:陆宴闲
LOFTER:宴闲
5sing ID/百度音乐人:刹月凉
 

《20120904。》

不是那么坚强的人,却总是习惯性戴上名为坚强的面具。

如果不这么做,好像就不知道要怎么存在于这个世间一样。

至少我是这样的。

 

准备在AFK前送人的三套《六幺令》都已经做好了。第一套七夕前就放上了微博。

第二套是军秀的主题,单独做了送给老贱。

第三套是今天刚完工的。佛秀和策花的部分自己特别喜欢。

做好之后我把第三套发到了微博,然后第一套和第三套发给了有加好友的基三基友们。

我原来以为不至于这么夸张的。直到我在邮箱联系人的列表里,看不到某人的名字,半信半疑的上了扣扣一看,呵呵,我被拉黑了吧。

真特么的可笑。还能有脸跟笑风说自己没有拉黑我。

换句话说就是删了我好友吧。呵呵呵。

一瞬间的心寒,真不知道怎么形容。

加了好友的……多少有往来过的人,我一个不落都发了出去。就连很久未曾联系过的花哥师兄,我犹豫了半天也发了出去。

只不过,敲那封邮件的时候,打字的手指还止不住颤抖。

晚上回爷爷家吃饭,回来的时候看到了某人加好友的申请。

我看了一眼,跟我猜的一样,说自己生气时一时冲动自己并没有那个意思,抱歉什么的。

我关了窗口,没有拒绝,没有回复。

你不经过大脑的冲动,生气之下删了我好友,然后一句抱歉就又想加回来。

我谢谢你啊,你是几个意思啊。我没有那么多精气神陪你玩儿啊。

然后小贱跟我说,他们开始跳舞了。我才知道昨儿出的大扇子给了虹虹。

小贱说,虹虹拿了扇子。SO我也猜到了,前一天拿了扇子,隔天晚上就一群人欢呼雀跃的给她开活动,还唱歌跳舞,依旧是某人带头,群里群外的喊着说快进团快上YY。

小贱说,子东前几天拿了我们出的第一把万花笔。结果连石头都只有笑风来帮她弄。

待遇之差,我心寒。

 

有时候会觉得自己真心涉世太浅,人情冷暖都还未曾见识清楚。

我所看见的世界,原来只是很小的一个角落。角落之外,是庞大的令人感到压抑的未知啊。

太多的时候,觉得好累。心累,休息的再久都无济于事啊。

 

刚才有一瞬间,突然有一个很糟糕很可怕的疑问。

我当初来的这个帮会,和现在这个帮会,是同一个帮会吗。

总觉得,我亲眼见证了一些东西微妙的变化。

而这些变化,在时间里慢慢沉淀,慢慢改变了人的情绪,慢慢改变了最初的一些坚持。

 

那天之后,我把博客的介绍改了。回望依旧是回望,只不过,回首难重来罢了。

 

我所希望保留的,我所希望怀念的这个夏天,不要毁了它。

评论(2)
© 宴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