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闲
※ 填词作品/截图作品存放处。
※ 剑三相关产物曾用ID陆青淮(坐标双梦,已改名)。
※ 个人填词/同人创作/截图等未经授权请勿转出Lofter。
※ 老年退休词作,不接新了么么哒。

常用ID:刹月凉 / 陆宴闲 / 陆青淮 / Cyuu / Nancy.C
微博:陆宴闲
LOFTER:宴闲
5sing ID/百度音乐人:刹月凉
 

《20120905。》

【王希望他的子民都永远在他的麾下,希望所有人的心都聚拢在一起。】

【只是王忘记了,他的心太高了。】

【人心是在一起了,唯独没有和所有人在一起的,是他的心。】

 

我还记得这个夏天,我来到了这个帮会,算是帮里唯一的军娘,跟着打本,认识了很多人,一起截图,进群聊天,我度过了非常非常开心的一个夏天。

那天笑风问我,我后不后悔来这个帮会。我告诉他,我不后悔。

我度过了我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个夏天,为何要后悔。

我认识了一群好基友,为何要后悔。

但是啊,直到那一天,我彻底的明白了。这时候突然想起来以前看盗墓笔记的时候,里头的一句话: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我不知道我开头打的那个比喻是不是太抽象太奇怪了些,但是总觉得这是唯一能做到的文艺的形容方法了。

至于是谁我已经懒得提了,刚才看到群里又一句话【这就是我们团的毛病,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一点都不考虑其他人的心情!】

冷笑一下。

是啊,这人说别人不考虑其他人心情。他在不经过大脑的情况下,生气了,骂人毫不留情面,冷语似箭,不知道扎穿了多少人的心。

你考虑过别人的心情没有啊。

我知道这个帮的凝聚力,我知道帮里人大多都很好,那天闹起来的时候,好几个人出来帮我说话,我看一句哭一句,因为有人愿意相信我,愿意帮我说话,愿意制止某人那些跟大姨妈一样非得甩你一脸不可的话语。我一点都不会觉得这些人会是一点都不考虑别人心情的人。就像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相信某人一样的坚定。

我还需要说什么呢。从那天开始,我再也没有在群里说过话。

因为我心死了。我太天真了。

 

【从前有一个王,他亲手,用他的话,杀死了一个又一个的子民。】

 

昨天的日志,我看到一条评论。我不知道是谁,猜测是子东。

子东说,只要帮会里还有一个人,她就不会放弃。

可我没办法相信更多了。对不起。

我没办法相信太多的未来。因为这些都是未知数。

只是我觉得,这个帮会,有最根深蒂固的,因为是慢慢累积起来的,所以没有人发觉的最微妙的变化。

被束缚了。

某人那句话,我其实彻头彻尾的觉得好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能够做到不被游戏束缚住是最好的。

我这一次AFK,比上一次还要干脆。就是单纯的觉得累了,所以我下意识的停下来了。

自那天以来,我已经很久不跟团了。因为没心情,而且快开学了,要整理东西,又有很多要忙碌的事情。所以我停下了脚步。慢慢的调整回了生活节奏。现在我觉得,就算没有游戏我也不会死。我活的很好。

既然你最初的初衷是亲友团,不是DKP制度,你又有什么理由要求别人天天到位,不让人家忙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让人家休息。就我而言,就算是当初打PTDH那阵子,我也不觉得谁谁谁不来有什么不可以。我知道,打本不迟到是最好的,前提是你已经提前通知过行程,而且别人今天也没有要忙的事情。

人生第一,游戏第二。

想要搞DKP制度,规范团里的人,但又怕DKP制度砸了自己亲友团的牌子。你这是什么心理。麻烦你彻底点儿。成天到晚要求别人做什么,你能不能先让你自己看起来像个帮主,做事考虑考虑别人,说话考虑考虑别人。该行动的时候果断行动果断贯彻。

玩儿蛋去吧你。不想说什么了。

 

不要让游戏束缚了人生。

你要束缚自己的人生,我只有好走不送。而且你最没资格说别人不考虑别人心情。

既然你要制度,请你搞起你的DKP,别整天扯东扯西犹豫不决担心砸了自己最初放出去的说是彻头彻尾亲友团的牌子。

制度和感情,麻烦你二选一。

哦,错了,你一点都不觉得感情有什么用啊。因为你当初说,我当初说的把帮会当家都是屁话。你把我对这个帮会付诸的感情全部贬得一文不值。

我不会原谅这样的人。不会原谅任何一个这样一个用这种眼光看待我的人,不会原谅任何一个把帮会成员当作撒气对象的傻逼。哪怕你有天大的理由,你可以说你的悲伤愤怒和难过,分享息怒哀乐才是我们最初聚集在这里的理由。

现在,我算彻底看明白了。你压根没有觉得维系所有人在这里的是感情,而是觉得是装备留下了人。

我太天真。我错了。

 

我留一句话。

我不会原谅你的。

还是老话,你不需要道歉,没必要道歉。迟早有一天,你会为所有一切你所做过所说过的话而后悔。语言如利刃,用不好,会伤人。把别人的感情当作SHI一样看的人,最后才是最笑不起来的人。

好走不送。

评论
© 宴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