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闲
※ 填词作品/截图作品存放处。
※ 剑三相关产物曾用ID陆青淮(坐标双梦,已改名)。
※ 个人填词/同人创作/截图等未经授权请勿转出Lofter。
※ 老年退休词作,不接新了么么哒。

常用ID:刹月凉 / 陆宴闲 / 陆青淮 / Cyuu / Nancy.C
微博:星游夜_
LOFTER:宴闲
5sing ID/百度音乐人:刹月凉
 

《20121027。》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刚开始在扣扣伤和那个男生聊天,很晚的时候,有段时间不联系的师父突然发了扣扣过来。他说,没事,就是想徒弟了。
我当下突然觉得很心痛。
因为我突然一瞬间发现,我忘不了。

今天和那男生见面,怎么样我都觉得不来电,就算舍友怎么说好,我也还是觉得没有感觉。
至于为什么,估计只有我自己的心知道了。
我跟师父说起我去见面的事,说我觉得不来电,估计是因为我心底住了一个人。然后师父一顿瞎猜。每个人我都说不对。中途猜到他自己的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就回了一串省略号。
我跟瑶瑶姐说起这些事,好在她比我的舍友懂得,她也觉得如果不来电那还是算了吧。我又跟她说起师父的事情,我还是和以前一样,怕这事儿说穿了,我们连师徒都没得做。
我最后还是想,再好好思考一下,我是不是该想办法探听一下师父的意思。

我这两天偶尔会在想,师父那天是不是真的感觉到了什么,然后突然在扣扣上喊我。
如果是这样,其实我已经很满足了。如果不是,其实也无可厚非了。

因为,喜欢的心情,真的除了自己,没有人会懂。
只是怕太青春年少,太年轻气盛,分不清是怎样的感情。究竟爱的是那个人,还是那份喜欢的感觉,又或者,是那场曾经为之疯狂的岁月。



突然想起一本小说的名字,用它结个尾。

【我用整个曾经,爱过你。】

评论
© 宴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