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闲
※ 填词作品/截图作品存放处。
※ 剑三相关产物曾用ID陆青淮(坐标双梦,已改名)。
※ 个人填词/同人创作/截图等未经授权请勿转出Lofter。
※ 老年退休词作,不接新了么么哒。

常用ID:刹月凉 / 陆宴闲 / 陆青淮 / Cyuu / Nancy.C
微博:陆宴闲
LOFTER:宴闲
5sing ID/百度音乐人:刹月凉
 

《20121027。再言。》

突然想起来,那天晚上我第一跟那个男生聊天,很晚的时候师父突然来敲我扣扣,话不多,但是看得我心里难受得很。

师父说,徒弟啊,为师很想你。
师父说,等你回来,为师还是那副德行,一点都没变过。

我突然想起来,那次我跟师父约好,他不A,我也不A。我绝不会留下师父一个人看风景。然后师父说好,以后跟徒弟一起去看风景。
后来师父工作太忙A了,他A的那天晚上刚好是我谢师宴那天回来,他说他想了很久,就跟我一个人说了。那天晚上我哭得很厉害。我记得隔天我就写了很长的微博,我说,徒弟不要狭义和帮贡牌子了,师父父你回来好不好。
可惜师父永远不会知道。更不会知道那天我哭的一晚没睡,难过得不行。

我记得我那篇文章的结尾,就一句话。
【结果,最后看风景的,还是剩下我一个人吗。】

有些感情,沉重到你不知道怎样去宣泄,怎样去表达。有些感情,不说不行。有些感情,说出口了就不再有。



心有多疼,只有自己知道吗。

评论
© 宴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