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闲
※ 填词作品/截图作品存放处。
※ 剑三相关产物曾用ID陆青淮(坐标双梦,已改名)。
※ 个人填词/同人创作/截图等未经授权请勿转出Lofter。
※ 老年退休词作,不接新了么么哒。

常用ID:刹月凉 / 陆宴闲 / 陆青淮 / Cyuu / Nancy.C
微博:星游夜_
LOFTER:宴闲
5sing ID/百度音乐人:刹月凉
 

《20140607。【古填·剧情歌】戏骨刃。》




【听歌这边走!】


文案1:

那年初遇,秦七在戏台之上,唱一出《戏骨刃》。蔺楚在戏台之下,一身戎装,立马而聆之。
那年再遇,秦七褪去一身戏子装扮,对月独酌,蔺楚褪去一身戎装,言笑晏晏。
蔺楚闲暇时会来秦七他唱戏,陪他喝酒,陪他闲聊。
只是,秦七骨子里就是厌世而顽劣的。他向来是孑然一身,孤独一人。
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情。他害怕面对在长久相伴的时间里慢慢衍生的对她的情愫。
所以明知面前的女子是倾心于他的,他仍一次又一次的用语言伤害她,用最拙劣的方式逼她离开自己。
她所能承受的来自他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是有限的。
她心上满是他所留下的伤痕。她笑笑,告诉他,她要出征了。
蔺楚的神色里满是疲倦,笑容却依旧如那时一样明亮。他心下一痛,却终是没有再说什么。
她如他所愿离开了他,可秦七心里却还是觉得难受得紧。
待到敌军侵入,屠城血洗,秦七躲过了一劫,却突然想起了蔺楚。
战争远比他所能想像的要残酷得多。他不知道她是否还安好。
秦七当下只有一个念头。他想见她。
他策马而去,去的是她的战场。
只是秦七还是迟了。
他去到的时候,只有一具冰冷的棺木。
醉笑陪公三万场。只是能陪他饮酒笑谈的那人,再也不在了啊。
秦七觉得自己的心死了。
他穿上了戎装,踏上了战场。
这是他怀念她的方式,是他悔恨的方式,却也是他唯一能感受她更多的方式。
秦七有时候也会想,当初他伤她的时候,她神色淡漠如常,心是不是却已经痛得如同剥皮剔骨?
他无从得知,他只知道,他的心也是这么疼的。
痛彻心扉,如剥皮剔骨。

多年后。
秦七征而还乡,又途经了曾经自己唱过戏的地方。那里又搭上了戏台子,有新的戏班在那里唱戏。
他听到的,是那铭刻于心的那首《戏骨刃》。
那是蔺楚最喜欢的戏目。她说她喜欢听,他不知什么时候就记住了,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一次又一次的练习。哪怕在她出征后,他也还在唱。
他想等她出征回来的时候唱给她听的。
原来他是在等她的。
他笑容里的哀伤,随着眼泪倾泻而出。
秦七身边的将士们不明白啊,他们的将军为什么又哭又笑,可不管是笑还是哭,他的神色都是心痛的。
  
桃花依旧,故人不复。


文案2:
初相见,雪翩翩,戏声婉转绕云间。
再相见,月中天,杯酒流连浅笑间。
把酒欢,相携伴,情愫何时植心间。
心胆惧,不知措,言语伤入谁骨间。
待时转,人不还,方知悔恨错身间。
问曾经,多牵念,情深入骨不觉间。
许来世,不负卿,长醉不醒梦人间。

一曲《戏骨刃》,缚了一双人。
伤你最深是我,念你最深是我,悔不当初是我。
只是不会有如果,能让我许你一诺。
内心所有的喜欢,都想说给那个人听。
奈何听者已不再,心死沉寂青丝白。



【古填·剧情歌】戏骨刃

STAFF
原曲:《旧时风月》
作曲/编曲:安神
戏腔原曲:《逐梦令》李玉刚
策划/填词:刹月凉【魅惑众声】
翻唱:依平【自由人】&潇峰【自由人】
戏腔:依平【自由人】
歌曲后期:依平【自由人】
剧情后期:喵娃【無肉不歡工作室】
海报:残箫凌波【魅惑众声】 
————————
CAST
秦七:小池【音谁而语】
蔺楚:玉堇华【怀旧配音联盟】
将士:苏墨珝【翼之声】
路人甲/丙:李逍遥【杂货铺工作室】
路人乙:KONG嘘【KA.U】
戏班的人:倾城破【春色惊鸿】


——————————————

(集市)

“戏骨刃 乱世浮沉
可有谁 能孑然一身
戏中人 把酒浅斟
且听我 且唱罢 离分……”


将士:哎?将军他怎么了……又哭又笑的……


——————————————

天地间 飞雪落枝桠
戏声婉转马蹄轻踏
戏台上 油彩掩去谁神情惊讶
戏台下 谁入戏一霎

斟酒一壶对月自饮无话 梦里梦醒只余他
油彩之下眉目清朗如画 辨不清人心真假
不过是他厌世顽劣罢 心无人可达
目光流转 台下那人轻笑与他

古来征战余几人 风卷黄沙白骨沉
寒夜尽处望归程 归程尽处余孤坟

再唱一出戏骨刃 戏声尽处无人闻
无措对离恨 却错对良人

寒风吹彻远飞鸦 血衣长枪葬冢下
哀默心死只一刹 枯泪成伤声喑哑
无人再能与君话 昔日回忆付尘沙
待恍悟了心 再寻不见她 


————————————

(集市)

“戏骨刃 乱世浮沉
把盏时 笑往事如尘
梦方醒 戏外之身
独余他 等一场 相逢……”


路人甲:你听说了吗,守城的蔺将军受了重伤……
路人乙:唉……没记错的话,她出征前我在送行的队伍里望见过她呢,骑着大白马可英气了。还是个很年轻的姑娘……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可惜了……

秦七:……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守城的将军怎么了?

路人甲:啊?啊是啊……听说受了很重的伤……前两天还有城里的大夫被人连夜请走了呢……


路人丙:不好了!!敌军入城了!!!

秦七:……蔺楚……蔺楚!

戏班的人:哎?!老七你去哪儿?!……


(军营)

秦七:……这棺里头,是谁?!
将士:是……是蔺楚将军……
秦七:不……不……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


天地间 飞雪落枝桠
戏声婉转马蹄轻踏
戏台上 油彩掩去谁神情惊讶
戏台下 谁入戏一霎

孤冷月光为谁披上战甲 转身回忆已倾塌
甲衣之下心死沉寂为她 狼烟里金戈铁马
也曾笑他厌世顽劣罢 可曾有惧怕
转身回首 旧日听戏那人在哪

再唱一出戏骨刃 戏声尽处谁在等
戏里戏外一场梦 戏罢梦醒又相逢

寒夜尽处望归程 归程尽处无人等
闻昏明角声 难再闻戏声

春风待绿新枝桠 烽烟散尽可还家
旧年戏台旧年华 昔时光景如刹那
再闻铭心戏词话 不觉有泪落双颊 
忆旧时桃花 似故人还家



——————————————

(回忆。蔺楚:)
你是那天戏台上唱戏的那个人?你唱得很好听啊!
我喜欢那出《戏骨刃》啊,什么时候我们去喝酒你再唱给我听听?
唉……换别的姑娘家被你这么一顿说,早就气走了。
秦七,我……要出征了。你会等我回来不?……算了算了当我没问……


秦七:如果……你知道我在等你,你会回来吗……?

 
评论
热度(1)
© 宴闲/Powered by LOFTER